竞彩足球APP官方正版下载

“野兽”-埃德蒙多

带领曼联在1999年拿到三冠王殊荣的弗格森爵士肯定不愿意回忆起二十一世纪初在巴西的首届世俱杯,这可能是他职业生涯一次错误的选择。

破天荒放弃了英格兰百年传统的足总杯赛事,带着在美洲土地上拿下俱乐部首个世界冠军的梦想,承受着媒体的非议和球员的重负不远万里来到巴西。

如果弗格森可以预知小组都不能出线的结果而且还是被巴西人戏耍着离开,心里一定会把国际足联在心底摩擦一万遍。

里约热内卢的足球圣地马拉卡纳球场,近十万观众和主队瓦斯科达伽马一起目睹了欧洲新科三冠王的无力。

两个巴西人罗马里奥和埃德蒙摧毁了红魔,这两个看似迥异,但又异常相似的球员,联手用一种残酷的方式在新世纪开始的时候给了曼联重重一击,足球王国并不是你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

埃德蒙多,这个瓦斯科达伽马的10号让欧洲红魔痛苦不堪,先是抓住曼联后防回传失误助攻罗马里奥轻松完成破门,随后罗马里奥自己同样享受到了曼联后防线糟糕的红利,梅开二度。

第43分钟,埃德蒙多也加入到进球名单中,他用一种街头杂耍足球的方式完成了这次射门。

他接到来球,背靠西尔维斯特,轻轻搓起皮球挑过他的头顶,曼联后卫还不知道足球去了哪里,埃德蒙多已经转身面对倒霉的波什尼奇完成了一次魔术般的射门表演,冷静推射得分。

埃德蒙多,我们经常称呼他的绰号为“野兽”,这个称号来源于巴西著名的足球评论员奥斯玛·桑托斯再一次感叹埃德蒙多发出的惊呼 “噢,动物”(O Animal)。

在打进那粒进球之后埃德蒙多拉起球衣,露出了里面T恤的图案,醒目的里约地标耶稣像只是换了他的面孔。上帝还是野兽,可能只是在一瞬间。

在球场上,他是上帝,无以伦比的天赋和进球能力让球迷深深为之迷恋,在球场下,他是野兽,令人惊目逞舌的行为旁观者无法理解。

他在帕尔梅拉斯短短两个赛季就帮助球队获得两座州冠军和一次全国冠军,但野兽突破桎梏的欲望也日益膨胀。

粗暴推搡裁判被罚禁赛40天,和圣保罗的德比中和对手拳脚相向,不光和对手包括队友野兽也毫不留情,一个赛季五张红牌让所有教练都感到头疼。

1995年,他甚至被厄瓜多尔警方拘留,因为他在解放者杯的比赛中罚失点球导致野兽将怒火撒向现场一名摄影师,最后直到巴西政府出面干预,才通过谈判将他释放。

如果只是脾气暴躁,埃德蒙多似乎还够不上“野兽”的称呼, 著名心理学家西格蒙德·弗洛伊德曾经在1923年《自我与本我》一书中提到过“自我”和“本我”这两个概念。

本我即负责我们基本欲望的心理结构,本我是人格中最早,也是最原始的部分,是生物性冲动和欲望的贮存库。

本我是被压抑、摈斥于一时之外的人的非理性的、无意识的生命力、内驱力、本能、冲动、欲望等心理能力。

弗洛伊德如果晚生70年的话,看到埃德蒙多就会像看到自己书中说的那个标准的本我,在任由本我策马奔腾的道路上,在足球领域,似乎没有人可以比埃德蒙多更清楚这一点。

我不太愿意称呼他为职业球员,我更愿意认为他是一名艺人。凭借足球这项技能和乖张的性格浓妆艳抹之后登上属于自己的舞台大闹一场转身离去。

总是给外人展示的攻击性和来保护自己脆弱的自尊心,但却受不了罗马里奥羞辱的一幅画。在佛罗伦萨冲击联赛冠军最需要他的时候可以为了度假转身离去,恨他的球迷总是希望他要陷入谷底无法自拔,但他总是能靠足球这玩意重新站在你的面前。

罗马里奥曾经天真的以为他可能会和埃德蒙多成为最美妙的搭档,但殊不知“独狼”好歹也是狼,团队作战的天生好手,这一点野兽是不可能理解的。

在1994年世界杯出征之前,罗马里奥极力呼吁埃德蒙多能够和他一起出征美国,但主教练扎加洛宁愿带上18岁的罗纳尔多去见世面也不愿意带上这头不可控制的野兽,事实证明,贝贝托这样温雅全面的球员才是罗马里奥最好的搭档。

世界杯之后,埃德蒙多如愿以偿来到里约,来到弗拉门戈这个拥有巴西全国15%球迷数量的超级俱乐部,在这里他还可以和罗马里奥成为锋线组合。

不过,昙花一现的“独狼”+“野兽”的组合并没有给球迷带来期望的冠军,相反埃德蒙多在这里因为交通事故导致三人当场死亡差一点失去了足球。

和罗马里奥最后的交集停留在了达伽马,联手击败曼联可能是“独狼”+“野兽”组合最高光的时刻,但事实上两个性格上如此相似且天赋满满的球员实在是很难走到一起,只不过在控制本我这件事上罗马里奥明显比埃德蒙多更胜一筹。

2000年在与罗马里奥的权利之争中终于落败,被俱乐部短期租借到桑托斯队,临走前埃德蒙多愤怒地说:“我犯过很多错误,但只有人才犯错误。”对此罗马里奥反唇相讥说:“只要别在跟埃德蒙多同场踢球,让什么都行。”,“独狼”+“野兽”最终分道扬镳形同陌路。

惺惺相惜只能适用于成熟且互相吸引的人,对于罗马里奥和埃德蒙多,老帅扎加洛的睿智不言而喻。1998年,佛罗伦萨的新老板切里高里将“野兽”带到了亚平宁。

埃德蒙多,巴蒂斯图塔,鲁伊科斯塔,恐怖的进攻组合让紫百合在那个赛季一直高居榜首,旗手巴蒂的伤病让球队陷入困境,本应该是埃德蒙多成为领袖的机会,却成为了佛罗伦萨对巴西人的愤怒。

有球员在球队最需要的时候,为了自身欢愉转身离去不管不顾吗?当年强如罗马里奥也得用军令状和实际行动才能得到克鲁伊夫的批准。

任何一个正常的职业运动员都希望承担更多责任。,获取更多的机会。除了埃德蒙多。任何一个足球运动员都会专注于为球队带来30年来的第一个冠军。然而,巴西人却不见踪影,因为他履行了合同中允许他回家参加里约热内卢狂欢节的条款。

巴蒂斯图塔和他的大多数队友和支持者一样,被激怒了。巴蒂说:“如果有人想找点乐子,他就是合适的人选。” “但为了赢得一些东西,他是不对的。” 当埃德蒙多回到俱乐部时,没有前锋的队友已经失去了领先优势,落后拉齐奥14分排在第三位。

没有人再喜欢“野兽”回到故乡希望舔舐伤口的埃德蒙多迎来了小小的喘息,面对曼联的进球让人们重新记起了这名球员的名字,但埃德蒙多职业生涯中“最糟糕的时刻”也同时出现在那一届世俱杯的决赛。

他罚失的点球让达伽马最终负于科林蒂安队获得亚军,这也是“野兽”最后一次在顶级的足球舞台给我们留下印象深刻的表演。

随后,埃德蒙多在8家俱乐部短暂而混乱地度过了一段时间,包括重回达伽马和帕尔梅拉斯,远渡重洋来到日本淘金,但我们在也没有看到曾经那个无可争议的暴躁天才了。

2011年,笼罩在埃德蒙多生活上16年的阴影消散了。地方法官裁定,在他造成三人死亡的致命车祸案件中,诉讼时效已过。埃德蒙多自由了,但事实上悲伤仍然每天伴随着他。他在接受巴西媒体采访时承认:“我永远忏悔。” “这种悲伤不会过去。”

毫无疑问,埃德蒙多的职业生涯充斥着一连串的暴力轻率行为和下流荒唐的头条新闻。但是他真的像某些人说的那样,是“人类的负担”吗?还是说他只是一个有严重缺陷的人,一个努力调和天赋和性情,自我和本我的人? 这个问题似乎没有一个简单的答案。

但很简单的是,埃德蒙多在巴西这个盛产足球天才的国度留下了属于他的印记,至少在球场上他没有辜负上帝赐予的天赋。

留言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